当前位置:首页 > 国学资讯 > 专家动态
当前易学的研究与未来展望(第三部分)

中国光彩副总裁徐近皓研究员
          【提要】二十一世纪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焕发青春的时代,易经文化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一,需要建立易经大学之类的高等教育平台和易经国际高峰论坛之类的全球化传播平台。马克思主义在二十世纪的世界历史上扬名立万,特别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与其他的西方文化融合到一起形成掌握中国传统文化的格局,民间独立学者卞伟光三十多年笔耕写出来《超存在哲学概论/中国文化的母型特征及其发展前景》(西北大学出版社2005.12)一书中将全部西方哲学的存在主义倾向性与中国传统文化相比较,认为易经文化就是超存在主义。众所周知,存在是西方哲学的基石,但存在其实是一个有限的概念。超存在的概念虽产生于存在的概念,但却兼容和超出了存在概念的限制,故超存在是一种能包容存在,并独立于存在之外的存在。因此,从这一意义上讲,易经文化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宝库,包含了宇宙生命全信息的整体有机论,是超存在主义哲学本体论和超存在认识论。故其能入木三分,透过现象看本质,是穿透力极强的万有阴阳双系统论,是古今人类智慧中的结晶。
(续接前文)

第三部分:
一、易经文化哲学是超存在哲学
            超存在哲学与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不同,萨特认为包括人的存在在内的所有的存在,都是偶然的,是偶然发生的事物。但这并不是说,物质的宇宙杂乱无序,毫无规律和法则可言,也不是说科学对物质世界研究所发现的规律完全虚幻,不可信赖。而只是说,无论对于人还是物质的宇宙来说,都没有任何先定的东西,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事先决定事物应该这样而不应该那样。同样,我们也没有理由事先决定人应该这样,而不应该那样。
           面对生命的意义,有神论的存在主义者提出的途径是宗教信仰;而无神论的存在主义者则认为应该行动起来,为自己争得生命的意义,创造自己的价值,希望有所帮助。在这里,存在主义是把的个体认识能力,与人类的集体智慧,剥离了,与超存在主义的易经哲学整体宇宙生命观相悖,但这恰恰便是易经超存在主义哲学的出发点,酝酿形成了道德伦理认识论、方法论之间的融合,建立了道与德一体化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坐标系。 
          因此说,依照西方的存在主义哲学,要等到了环境污染以后,再亡羊补牢。相比之下,中华民族的易经文化,乃是超存在主义哲学,是经天纬地第二造物主”——是提前给命运和环境改局,让其变易成为世界文化的制高点
二、上古伏羲画卦的出发点是天道信仰
         勿庸置疑,上古伏羲画卦的出发点是天道信仰。但自颛顼帝绝地通天起,人神开始分离。文王演卦后卦字也开始分离,以术御道盛行。汉章帝时《白虎通义》致使三教分道扬镳,儒释道开始分离,道术自此彻底分离。佛教从此演变成逃避现实的释家,道教则演变为逃避现实的道家,儒学则沦落为专为统治集团服务的奴才。然而,现在的二十一世纪危机感却让我们中国人把儒、释、道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骨干内容,却忘记了群经之首的易经才是我们的根文化,才是最值得国人发掘和弘扬的东西。
           要知道,现有的儒学体系均来源于东汉王朝的《白虎通义》,道教正一派的宗教形式出现在三国以后,道教的全真教为元王朝的王重阳创建,由丘处机弘扬光大,要比周王朝迟到一千多年。尤其是佛教作为印度文化一部分,进入中国后已被本土化和被改造成了异质佛教,并没有对中国的历史进程起到过多大影响。相比之下还不如戊戌变法开始的中国人改良主义、孙中山同盟会开始的革命文化对于中国影响力巨大,不如中国共开启的斗争哲学、无产级专政、苏党国一体苏维埃政权红色文化基因贡献直截了当。
            迄今为止的历史考证表明,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黄金时代,与秦汉中央集权制度以后的一言堂和更加恶劣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相比,则完全彻底的再一次把易经文化的分裂了,让玄道空谈误国,让无所不用其极。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历代造反者提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杀人放火打天下。陈抟曾主张易解三教,无可否认,春秋战国之后的儒释道存在着文明断裂带,只有易经文化一以贯之,是三教的融汇点和契合点,是揭开中国文化三教合流之迷的金钥匙 
三、对全息概念的界定与解读 
      在《现代汉语词典》里面,全息一词解释为:“反映物体在空间存在时的整个情况的全部信息。这样的定义,对于易经文化的伏羲全息卦及其阴阳双系统方法论,是明显的不够用了。因为,物体与超存在的人类行为变化,是根本不同的。易经文化,首先就是着眼于人与自然的互动关系,并不是物体的自在状态,而是人类主观能动性的影响力及其引发大自然的变化。
              因此,在全信息卦文化即文字和数字还没有出现之前,中国古人认识世界和把握世界的方法,也叫卦数字一体的格物致知法。把易经当成一个全信息大系统,首先是承认和确认上古易学经典之作的《连山》与《归藏》的龙头老大的地位,近代以来流传最广的《周易》仅为体系末尾的尾巴,从此以后都是易学今学而非古易。本书讨论的主题就是易经的八卦六爻预测方式方法背后的文化哲学思想问题。 
             第一、明确反对让科学来当人类文明的警察,用科学主义扼杀文化的独立性和生命力。在真善美三者中,科学为真,信仰为善,艺术为美。故真并不等于善,善并不等于美,绝不能允许科学跨界去整合善与美。
            第二、五四运动以来的科学主义概念被泛滥成灾,把真善美当中的真理科学直截了当的对应以后,居然要极端化的使用科学那种实验室检验标准,来把文化代表的善良,和艺术代表的美好进行阉割,让真、善、美三者之间发生科学否定善良、美好的闹剧。
            第三、中国文化,拥有数千年的传统、民族基因,为什么要被西方舶来品的仅有数百年历史的科学进行审判呢?科学不能做为压制文化艺术的警察和法官,真善美三者之间的和谐关系,是彼此承认独立性生命力的前提下,相得益彰的。
             第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过程中,一定要拥有中国精神,一定要保持文化的神圣不可侵犯独立生命力,不能把中国文化看成为西方科学的奴婢丫鬟。在人类的精神家园里面,没有科学充当警察的必要性,也没有真、善、美三者当中,哪一个是可以审判其他二者的法官。 
               第五、科学技术作为现代社会的第一生产力,在中国经过改革开放的大力推崇,注定了科学主义实践检验真理的金字招牌,把文化不是科学人文社会、艺术美学独立性抹杀了。真、善、美三者之间并不是科学真理赢者通吃一言堂,而是彼此不能互相替代的,应该追求相得益彰,合作共赢。
                第六、真善美的共同目标就是让人类拥有良知和幸福。为什么在欧美发达国家并没有科学兼并重组了文化的局面?原因是在哪里没有神仙皇帝一统天下,科学家与艺术家、文化人在每一个西方国家的科学院平起平坐,在诺贝尔奖当中文学奖和物理学奖、经济学奖是含金量一视同仁的。
             第七、在古今中国,科学跨界把文化压制成为奴仆,并不是科学家的恶作剧,而是官本位体制需要科学作为一技之长的器物,成为第一奴才。然后让第一奴才去把文化这个最容易怀疑贪官污吏的跃跃欲试造反派坏东西,给打翻在地,以科学的标准把文化和艺术,永远的钉在奴才坯子的吹鼓手位置上,坚定不移的不允许奴才当家做主。所以,科学只是替罪羊,而由儒教鼓吹的官本位体制才是祸根子。
四、中国卦字的历史将中国文明提前至一万年
           2017118日,中国元首在北京故宫,给美总统川普讲中华文明五千年。川普回答说埃及文明八千年前就有了文字。但事实上,中国卦字作为汉字起源,在时间上要比埃及文明要早一两千年。特别是8000年前通过伏羲五爻生成的卦字,为包括古埃及文字、苏美尔文字和腓尼基音标文字在内的世界通用符号之母,并由此可推演全世界所有的文字。这证明了地球人类文明在文字语言起源上同源同根。
           因此,我们隆重推出《大易经:中国卦数字文化探源》这部六十万字文化哲学巨著,为中国文化探源,为人类文明寻根。本书全方位的演绎了上古华夏文明,是如何在其源头活水——易经文化中,是怎么样生成后来的诸子百家的,以及怎么样在的分分合合中,形成良性互动,以及在循序渐进中,不断地提升和净化自身的。  
           首先,易经文化不同于西方科学与文化的解剖学思维方式,不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易经文化的全息优势,或者说整体全方位思考的方法论,是对于智慧而非逻辑局限性的定格,这对人类的认识来说至关重要。这也是易经文化阴阳全息之优势最容易被人所误读和误解的地方。其原因是全息一词来自于西方科学技术的照相机拍摄照片,给人以出自西化语境的假象。故造成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由中国学者张颖清教授,所提出来的生物全息律理论,一直都没有获得全世界科学领域的承认,在权威性的鉴定直到2017年底也是一片空白。所以,如何界定全息概念,是关系到现在的伏羲易经全息卦全息经济学的敏感性关键环节,我们不应该回避,只能是迎难而上,攻坚克难。 
          所以,易经文化并不是局限在人们容易误解的预测算卦,或者说算命先生、风水师的天人合一感应。恰恰相反,易经文化的底色乃是世界观、认识论和方法论的格式化,或者说用字格仰观天象和俯查地理格物致知的网格法认识宇宙生命的方法。并由此演绎和推导出一整套中国人独有的天人合一的宇宙生命观。这一天人合一的宇宙生命观不仅规范着中国特色的,也规范着中国的社会制度和政治体制。因此,大易经并非是周易预测那种雕虫小技的,而是治国平天下的道行天下、德耀中华的道术合一的人类终极智慧。
          遺撼地是,自周文王演卦之后,卦字产生了分离,易经从道术合一下降到了走江湖的山野一介草民状态,失去了决定国家前途命运的影响力。中国人能够从古到今血脉绵绵不绝,根本原因就在于将阴阳平衡物极必反的易经文化当作改天换地、改朝换代的天理。天理难抗啊,故不屈不挠的中华民族拥有的精神支柱,就是易经文化之光照日月的我命在我不在天,以及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信念,亿万子民坚定不移的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五、易经文化的方法论。
     众所周知,易经文化的研究方法是学术界公认的一大难题,自古流派繁多,争议不断。尤其是对史前易学的研究方法,因参考资料的极度匮乏,至今尚无定论。从研究方法上来说,大致可分为疑古派与信古派、庙堂派与江湖派、象数派与义理派、以及中西结合的改良派与转型派等等不一而足。
        从其研究特点上来看,又大致可分为官学与民学两大阵营,民学主攻,官学主守。历代官学均以儒家义理派为主,一般比较保守,比较沉闷,主张述而不作,严格以汉儒独尊的《周易》为参照系解读易学,并牢牢地掌控着话语权。
        总得说来,在两大学派的竞争中,官学儒家义理派虽然在学问上相对浅显易懂,却始终占据着上锋,并牢牢掌控着话语权。民间道家象数派虽然人才济济、十分活跃,其间高人辈出。但由于研究者比较分散,学术传承仅靠师徒一脉单传,恪守得易前一位,永世不传人天机不可泄露的祖训,相对与世隔绝,故大多因湮没而失传。即是他们有通天本领,也很难为普罗大众所学习和掌握。
        更为恶劣地是,自东汉以后,汉章帝刘恒出于维护皇权永固的目的,制订和实施道术分离的愚民政策,有意弄虚作假,将上古道术合一的《连山》《归藏》,肢解整合成为道术分离的《周易》。故自东汉之后,传世1500年的《周易》实为汉易,而王弼版五千言的《道德经》也同样如此,实为汉儒的杰作,郭店楚简2500字的《老子》才是老聃的真经。
       因此,今人见到的《周易》,其实是汉儒为绝《连山》《归藏》之道勿使共进,而搞出的漏洞百出、残缺不全的《周易》,并致使文字发明之前全信息卦数字合一的《连山》和《归藏》最终失传,以达到其独尊汉儒版《周易》的卑鄙目的。因此,方法论的核心是抓住儒道斗争致使道术分离的逻辑主线,才不会落入汉儒《周易》设置的玄道陷阱之中,为汉儒制造的玄道欲盖弥彰所迷惑。


上一篇:中国古代文化常识之山川地理     下一篇:王阳明 “知行合一”文化